總是在尋找著什麼的旅程

關於部落格
satya 甘地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代表真理.........

也許,這世上根本不存在真理

為何要追尋一個根本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東西?

因為真心的希望它存在...


新網誌:http://noteinruin.blogspot.tw/
  • 443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站在企業那邊的動保人士---史匹拉

稍早一點的時候,亨利收到[實驗動物]這本雜誌的採訪邀請,
有趣的是,
這本雜誌是專門給實驗動物培育者、供應商及照顧實驗動物的相關人員看的,
也就是說,這本雜誌的讀者就是動保團體最痛恨的一群人,編輯原先認為亨利可能不太願意在這個充滿敵意的地方發表意見,
然而,
亨利抓住了這個跟他們對話的機會,因為這些人所處的位置是最能實際幫動物們謀取福利的。亨利直率地說出了實驗動物所受的不公平待遇及動物解放的訴求,
同時也強調動物權利運動其實就來自人權運動,反對動物實驗決不代表反對科學進步等等。
 

 
而真正令人們大大意外的是,亨利的專訪在實驗動物界引起廣泛的討論,
這些業界的人,有許多人對這些實驗動物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即使只是小老鼠,都可能在這些實驗人員例行公事般的照料中靜靜的產生彼此間的連結。

但是,
從來沒有人讓他們有機會說出我希望牠們過的好,不想要牠們受到傷害這種話,這種言論在實驗室這個圈子裡是不被允許的,
但亨利的專訪打開了這扇禁忌之門,他從來不將他的對手們妖魔化,而是讓他們有機會把他們心裡的想法說出口
之後這篇專訪引發的對話,在那雜誌上延燒了十六年
 
我們常常會覺得拿兔子做實驗的研究人員很殘忍
給貓狗安樂死的醫生很無情
給豬羊屠宰的屠夫很冷血
但這些人卻是接觸動物最多的人,他們承擔了所有這些動物痛苦的責任
往往,他們如果不變的冷血無感,
他們便無法在那種環境工作下去…….

 
 
正因為如此
尋找替代方案才會成為一個比起直接強硬的要求停止所有動物實驗合適許多的作法
 
人們往往太習慣把跟自己對立的那一方一竿子全部打成壞人
把化妝品公司描繪成邪惡的變態科學家,邊虐待無辜可憐的動物邊做實驗是這群傢伙最喜歡的事情。
這種心態已經被證實絕對無法成功了
的確,
真的可能會有以虐待動物為樂的實驗者、真的可能會沉迷於支解動物的屠夫
但不會是全部,
就像是納粹一樣,大部分的人就只是沒有去仔細的去思考而已
 
 
專注在別人是好人還是壞人其實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無論如何,
任何人都希望自己可以當好人。
 

而亨利正是抓住了這一點…..給對方當好人的機會。
如果那間公司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他就樂意被說成是他們的支持者
與其說是威脅,亨利反倒比較像是在利誘那些公司
他會跟他們說
現在大家都把你們當成壞人
我相信你們也不希望這樣,如果你們願意嘗試著改變
你們將會成為業界的指標,大家效法的對象……”
遊行抗議廣告這些手段,反而只是在要求雙方產生溝通機會的管道而已,能不用就盡量不用。

 

在露華濃開始投資替代方案之後,
亨利便開始處理剩下的化妝品公司,
有了露華濃的經驗

跟其他幾間公司的交涉就顯得容易許多了

 
亨利寫了封信給雅芳的總裁,期待雅芳也能跟上露華濃,成為一個對社會有正面意義的大型企業。
不久後,雅芳便同意也出資七十五萬美金成立一個德蕾資測試的替代方案研究基金。
之後則是必治妥,化妝品只是必治妥的一小部分,他們在製藥方面的生意更大,亨利希望由必治妥開始讓製藥工業也加入研發替代方案的陣營,但他們非常不樂意跟亨利合作

於是亨利策畫了一個必治妥的廣告然後寫信給必治妥的總裁
“當動物們正在忍受痛苦時,必治妥花了超過五億美金來促銷產品。我們相信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崇尚公平遊戲規則,相信高尚的價值觀,大家都不想傷害人類也不想傷害其他動物…….你有義務將利益拿出一些來投資改善那些被你來保護顧客的測試方法。
我們相信全球各地大部分的人,會願意少看你們兩分鐘的電視廣告,來減少動物們的極度痛苦,而這至少要花掉你們一百萬美元的錢……”

 




必治妥最後同意出資五十萬美元,而亨利他們也收回他們原本打算發起的群眾抗議。
雖然,必治妥一開始是礙於亨利等人的壓力而屈服的結果,有點被勒索的感覺,但必治妥後來卻成了研究替代方案的強力支持者,不但自願贊助了許多研討會及協助成立研究組織
還在設立了自己的生化和細胞毒物學部來研發檢測藥物的新方法。
 
 

 
即便已經答應露華濃等化妝品公司,只要他們回應亨利等人的訴求,抗爭就會結束
然而,這次對化妝品界的動物權利運動實在是太成功了,
許多動物保護運動人士不願意就此放開社會大眾對他們的支持。

許多領導人想要沿著這一條路繼續走下去,對他們來說,只要這些化妝品公司還在使用動物做實驗,他就是一個可以被抗議的目標。
所以,當這些動保團體決定發起抗爭要求雅芳、必治妥等化妝品公司停止所有動物實驗時,亨利便表達了不同的意見
“化妝品公司使用的動物數量,少於整個產品測試使用量的百分之一,然而正是靠著他們積極的資助替代方案的研究計畫,開啟了非動物毒物測試領域的大門,事實上,通過化妝品工業對其他產業的影響,解救的動物數量已經超過了整個化妝品界的動物使用量了。
為什麼不去抗爭其他使用更多動物又還沒做出任何貢獻的產業?像是製藥業和化學工業、大眾教育系統及農業等,僅農業每年就要造成四十億的動物苦難….”
 


在這個節骨眼上持續威脅目前積極配合的化妝品公司,不但浪費資源,甚至可能毀了自己的信譽並造成反效果,把這些資源、動力用在此時還被忽略的領域才比較有幫助。
 

聯盟也因此產生分歧,亨利也遭受攻擊,被說是站在敵人的那一邊抵抗自己人的叛徒。
亨利並沒有因此失去眾人的支持,但是許多群眾不免疑惑
這個組成聯盟、團結眾人對抗收容所拘提、德蕾資測試的人,為什麼會站在用動物做實驗的公司那邊來反對其他動物團體?
然而亨利的看法是,
有一些動物團體現在還想抗議化妝品公司,並不是因為他們是最糟糕的虐待者,僅僅是在利用這個最潮最流行的抗議目標來向支持者索取捐款
而且就像上面所講的,一旦繼續抗爭原本已經願意配合訴求提出回應的公司
就不會再有任何公司願意做出任何讓步了。
 
 
最後
一九八九年年初,一個被稱為瓊脂擴散的細胞測試方式被研究出可以取代德蕾資測試。
不到兩個月後,PETA又發動了一個針對雅芳的反化妝品動物實驗運動,要求全球性抵制雅芳產品,結果不到一個月,雅芳就宣布他們不再使用德蕾資測試,並終結所有的動物實驗,六月,露華濃也宣布了同樣的結果,當年年底前,十多家主要的化妝品大廠都完全停止了在動物身上做產品測試。
 


整件事情看起來卻有點尷尬….
對於不了解事情來龍去脈的人們來說,這就好像是化妝品公司是因為PETA的強大抗爭能力所造成的勝利
PETA對雅芳發動的抗爭,最多就只能撐上錦上添花,
甚至,對雅芳來說
PETA的抗爭反倒比較像是一場作秀,企圖湮滅亨利 史匹拉這十年來的對實驗動物所做的努力貢獻。
雅芳高層表示
本公司只能說PETA發起這次的抵制行動,是企圖自私自利的竊取雅芳終止動物實驗計畫的善名
 
因為這些化妝品公司之所以有可能停止動物實驗,
完全是因為有了新的替代測試方法可以用的緣故,雅芳採用了新的試管測試法眼測
這種方法需時較少,重複性較高也較客觀。
 
更重要的是,相對於要花五百美元的德蕾資測試
眼測只需要五十美元
 
這才是讓化妝品公司真正有辦法停止動物實驗的原因,
這種原因根本不可能因為透過抗議、遊行或廣告來促成。
 
至於PETA….只是湊巧發現了雅芳即將宣布停止動物實驗的時間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