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在尋找著什麼的旅程

關於部落格
satya 甘地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代表真理.........

也許,這世上根本不存在真理

為何要追尋一個根本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東西?

因為真心的希望它存在...


新網誌:http://noteinruin.blogspot.tw/
  • 443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雙贏的露華濃戰役---史匹拉

 








德蕾資測試的目標對象要找誰?
亨利鎖定了被稱為
化妝品界的通用汽車公司”的露華濃,雖然跟雅芳相比,露華濃的確擁有略高的銷售量,
但真正讓露華濃成為亨利鎖定的目標的原因是
 
跟挨家挨戶直銷的雅芳相比,
露華濃在廣告上砸下重金所推砌出來的華美形象使得它成為抗爭運動最明顯的目標。

 
然而,這次抗爭的訴求是甚麼?
 
要求露華濃全面停止兔子實驗嗎?
 

當然這是幫助受試動物最直接的方式……但這卻不是最恰當的訴求。
 
號召眾人上街頭抗議露華濃如何殘忍的對待兔子,然後要求他們停止這類的行為是最普遍最直接的抗爭形式,
但這樣子的抗爭卻完全行不同,
因為這種直接把抗爭對象當成萬惡元凶的心態只會造成兩者對立,然後硬碰硬,最後消耗了一大堆精神跟資源但是完全沒結果。
 

而且當時的背景是,因為政府方面規定業者必須提供產品的安全證明,
而當時除了德蕾資測試外並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做對人眼安全性的證明...
如果不是為了政府這個安全證明的規定,誰會想要沒事拿動物做實驗
.......很貴耶!


 
所以說,逼他們停止測試幾乎等於是強迫他們跟政府作對,
到最後這群抗爭者就會很自然地被歸為反政府反科學的暴民
 
 
 
況且,最重要的現實是
就算露華濃真的停止使用德蕾資測試了,
然後他們再用同樣的方式對待其他化妝品公司,最後整個化妝品業都停止用兔子做安全實驗了,
 
 
一年大概能拯救大約一萬隻兔子。
 
然而,除了化妝品業外,每年光是為了藥品、家用清潔劑、農藥和化學原料等產品所進行的德蕾資測試中傷害的兔子,仍是化妝品界的十倍以上,
更重要的是
,這些產業並不是化妝品公司,他們原本就沒有那麼高尚的形象,甚至不一定是直接賣給一般消費者大眾,所以基本上根本攻擊不了他們
 
所以,亨利決定,與其要求露華濃停止使用德蕾資這種不但很難成功而且功效不大的訴求,他決定把訴求放在要求化妝品公司捐款研發替代方案
 


萬分之一…….只要萬分之一,


亨利看過化妝品公司的財務報告後估算出

只要化妝品業界每一間公司都拿出每年毛利的萬分之一,那就會有一百一十萬美金可以拿來研發德蕾資測試的替代方案,
對於露華濃來說,這相當於十七萬美元,
而同一時間,露華濃在廣告上的花費每年就有一億六千萬美元,要求他們在這麼龐大的廣告預算中拿一點出來比叫他們停止做實驗容易可行多了。
 
 
一切就緒之後,亨利先寄了封信去給露華濃,說明了幾種正在研發中可以取代德蕾資測試,且比之更快、更便宜、更有保障的替代方案的論文,
其中,取代動物實驗的人道意義只在長達五頁的信件最後出現了兩句。
 
然而,經過了露華濃方面一連串的敷衍跟推託,
亨利他們意識到必須到了採舉抗爭這一步行動的時候了,
於是,亨利靠著之前麥哈條例及博物館的成功案例首度成功聚集了許多動物保護團體,像是美國人道協會、美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和芝加哥反殘酷組織
一九七九年[終止德蕾資兔子致殘實驗聯盟]
除了討論替代方案,給化妝品公司施加壓力外,並同時要求政府聲明有替代方案出現時應表示認可。
 
 
報章雜誌上開始報導了德蕾資測試等相關報導,但初期的影響力仍完全不能讓露華濃認真看待這件事情
 
直到下面這張平面廣告出現在紐約時報上…..
 
 
廣告是一隻眼皮被固定住的兔子,上頭寫著
露華濃讓多少隻兔子因為美麗而成了瞎子


露華濃當時的副總裁看到這則廣告時說到我看到我們公司的股票正在下跌
 

潮水般的抗議信件湧入露華濃,同時也有大量的支持信及捐款湧入聯盟
露華濃迅速發表了聲明
否認他們是為了美麗而弄瞎兔子,強調德蕾資測試是一種被廣為使用的標準科學測試方法,然後說他們正在積極尋找替代方案
 
 
有趣的是,這個便正中亨利等人的計畫。

的確,化妝品公司拿來測試的物質相對其他工業產品並沒有那麼恐怖的刺激性,而且當時德蕾資測試是大家知道的唯一一種測試方式
但模糊的地帶是,法令從來沒有說過安全測試必須用德蕾資測試,也就是說,有替代方案的話,是可以順利取代德蕾資測試的,而露華濃的這番話正是讓亨利他們有機會進行下一步對話的契機…….

既然你們想要尋找替代方案,何不資助一些發展中的替代方案呢?
 
 
不過,先做出回應的並不是露華濃
而是他們的死對頭........雅芳,
雅芳宣稱測試時將不再固定兔子,並要求使用稀釋過的待測樣品甚至局部麻醉,當然這幾項作法並沒有甚麼實質效益

但另一方面雅芳促成化妝品及香水聯盟成立一個系統測試小組,用電腦整理所有已經被測試過的原料名單,以避免不必要的重複實驗。
(這種東西竟然那個時候才跑出來,之前到底花了多少冤枉錢和冤枉的生命….)
真正重要的是,雅芳的表態,將原本對整個化妝品界的壓力重新灌回了露華濃身上。
 
在接下來的一次街頭抗議行動之後,露華濃終於不得不認真面對這個問題
新換上來的負責人雪利說我必須親自在放在一個個鞋盒裡的兩萬封信上簽字,回復股東、客戶或是全國各地的動保組織,簽到手都抽筋…”
露華濃的高層終於意識到,他們想要不做出任何正面行動就希望這件事情煙消雲散似乎是不可能的了,
然而,有些人會擔心如果妥協了,露華濃就會被看成是因為動物權利運動的壓力而讓步
當你和跟你有不同價值的人周旋時,你會覺得像是被要脅一樣,你會覺得如果你妥協了這一次,對方會不會永無止盡的繼續逼迫你
 
而亨利最開始所訂立的訴求,就在這邊大大的幫助他說服露華濃方面的擔心聲音
他們的抗爭只是要讓露華濃資助開發替代方案,只要露華濃做到這點
他們的抗爭就會馬上停止。
 
亨利跟雪利的互信讓他們有了相信雙贏方案的基礎,

終於,

一九八零年底,露華濃發表了一場大型記者會,宣布他們將在三年之中資助洛克菲勒大學七十五萬美元來研究德蕾資測試的替代測試,這大大的超出他們原先所設定萬分之一毛利的目標,
當然,比起上億的廣告費,這七十五萬對露華濃來說其實是個超便宜又有效的廣告費。
 

露華濃還以優雅的方式報復了其他露華濃被攻擊時隔岸觀火的其他化妝品公司,也暗示了亨利等人的下一步,
他們說
德蕾資測試並不是露華濃一家公司的問題,是所有彩妝保養公司共有的問題,我相信雅芳、必治妥、嬌生、寶僑……….等公司的總裁們,對他們的客戶安全都有和我們同樣的考量,我相信他們會加入我們的行列
接下來,換這些公司頭大了,而先前被砲轟的最猛烈的露華濃
現在卻反過來以一種站在潮流先鋒的高尚企業對著其他化妝品公司說教。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抗爭結果,抗爭成功了,但看到的並不是動保團體大聲高呼我們贏了、我們打敗大公司了
而是被抗爭的公司被大大拱成
歷史性的先驅之類的。
所以,也沒有任何暗示露華濃是因為壓力或脅迫才妥協的。

 
至於露華濃裡的員工呢?
員工們對露華濃的表態感到非常驕傲,公司裡的人們當天回家時都心情甚佳,因為他們的孩子終於不再斜眼看他們。
 


然而,事情還沒完結
因為對露華濃的抗爭實在是太成功了,許多專注抗爭更甚於動物權利的團體不想要讓這份龐大的動力就此停了下來,甚至許多為了斂財而產生的動保慈善團體紛紛出現,或是走歪
化妝品投資的資金到底有沒有被正確的用在研發替代方案上面
這些問題都埋下了之後的隱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