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在尋找著什麼的旅程

關於部落格
satya 甘地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代表真理.........

也許,這世上根本不存在真理

為何要追尋一個根本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東西?

因為真心的希望它存在...


新網誌:http://noteinruin.blogspot.tw/
  • 445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到底是誰在支持恐怖衝突-史匹拉


 19881111日,芙蘭 屈洛特,一名三十三歲的紐約動物權利運動份子,因為在美國外科公司的辦公大樓外藏匿一枚無線遙控的精密鋼管炸彈,而被接獲線報的警方拘捕,

並控以企圖謀殺,持有爆炸物以及製造炸彈等罪名

警方得知屈洛特原本要在美國外科公司總裁賀石進入時引爆炸彈,並在屈洛特的公寓裡找到其他三枚疑似由恐怖組織之提供的炸彈。

 

抗爭團體難免會這樣,總會有一些激進的反抗人士

認為激烈的報復性行動才能真正有效的讓對方知錯,

像是動物解放陣線闖入實驗室及農場將動物救出來,

這倒還好,

有些人破壞實驗室甚至到動物實驗者或企業高層的家裡去破壞塗標語,

誰叫他們有錯在先,這樣子只是罪有應得

 

這種思維到最後就會變成恐怖主義,

1984年,英國的激進份子通告媒體說他們在超市的架上放了下毒的糖果,因為那個糖果的製造商以不人道的方式做動物實驗

這種千面人式的行動最後被證實只是一場騙局,但所造成的恐慌讓上百萬人認為,動物解放運動份子只關心動物而完全不在乎兒童。

 

甘地的演說也很適合這個狀況

 




 

 

逞罰性的行動,不單沒辦法造成我們想要的改變,反而會讓我們變得跟我們抗爭對象一樣,更讓暴政有維護者有機會聲稱自己才是受害者。

無論是動物保護或是任何權利抗爭都一樣,

我們是好人,你們是壞人,所以我們要用大木棒揍你們一頓,好好教教你們

這種思維已經很清楚地被證明是完全沒有用的

 

為了避免少數激進份子破壞了公眾對動保團體的觀感

辛格他們做出了以下聲明

 

有鑑於媒體對於據說是動物保護激進份子的炸彈恐嚇、食物下毒和汙染商品這類行動的煽情報導,我們相信該是檢討一下這類戰術可能造成的後果的時候了。

雖然目前社會的法律系統反映的是相對來說狹隘的物種主義觀點,而我們應該用強力的手段來挑戰這觀點,即便如此,我們仍不該違反一些基本原則,最重要的就是尊重他人的利益和權利,我們並沒有把動物看得比人還重要,他們都應該受到等同的考量,威脅人類或非人類的生命與健康是不合力的暴力行為,這與我們的基本信仰背道而馳。

 

亨利則說

動物議題並不是偶然出現幾個折磨動物為樂的虐待狂問題,這個我們需要解決的問題牽扯到社會結構的改變,這是涉及到數十億動物的問題,我們所尋求的是一場社會思想上的革命,動物權利運動必須把焦點放在推動人文教化的真正改變上,恐怖主義和暴力威嚇只會阻礙這進程。

 

 

然而,下面才是我真正想說的….

回到屈洛特的事件,
亨利參加了屈洛特的保釋聽證會,即便在發生事件之前他根本不認識這個人,他只是去當個觀察員

以確保屈洛特能得到公平的對待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除了亨利自己以外

沒有任何一個動物權利人士敢到場參加,大家都怕自己跟一個恐怖主義份子沾上邊而躲得遠遠的。

屈洛特是一個愛狗成痴的人,大家都知道她常常把流浪狗帶回家餵養,甚至願意為了讓狗兒有東西吃而寧願讓自己挨餓,

而她也是一個愛搗亂的傢伙,喜歡提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並且有些情緒不穩定所以一直沒有被動保團體完全的接納

 

 

然而,當亨利提出了一個問題之後,故事整個大轉彎

這整件事情,受益者是誰?”

當地一位記者為此開始展開調查,很明顯整件事情最大的受益者就是賀石,

美國外科公司這間公司之前就是動物權利運動的抗議對象,起因是他們每年用約一千隻活生生的狗兒來為其外科縫合機器做實際的操作示範。

 

而屈洛特的事件之後,動物權利抗爭就不再敢拿美國外科公司做對象…..

 

 

但屈洛特這件事情的問題點在哪?

整件事情動物團體都堅稱與此無關,代表屈洛特是自己行動的,那為什麼警方可以在屈洛特放置炸彈前就收到線報?

為什麼整件事情只有屈洛特一個人被捕?

 

載屈洛特去美國外科公司的,是一個叫做米德的人,米德受雇於一家叫國際認知的保安公司,

 

工作內容是…..與屈洛特結識並回報她的一舉一動,

國際認知的聯絡人對米德說,屈洛特正在一家披薩店打電話,要米德去跟屈洛特搭訕,米德就跑過去說因為他的狗狗的緣故也要打電話,就這樣跟屈洛特結識了。

屈洛特真的對米德的狗的事情產生興趣,從此之後他們每個禮拜都要見兩三次面,後來屈洛特數次在美國外科門前抗議,

屈洛特對米德說,賀石要為他公司對狗兒們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

屈洛特後來表示,是米德給了他買這個炸彈的錢,並且向他建議這個計畫的行動時間,並說他可以用他的車子把屈洛特載到那邊去

而這件事情,米德卻是收到國際認知的指令來決定這件計畫的時間和地點的

 

最後,屈洛特在把炸彈放在米德建議的地點時被捕,至於米德

警察根本沒有拘捕他連詢問都沒有……

 

美國外科公司後來招開了一個記者會,否認設計陷害屈洛特,但是當記者追問美國外科公司與國際認知的合作細節時,記者會就被瞬間結束了

 

國際認知用來聘僱米德的經費是由美國外科公司所付的……

 

 

當然,整件事情很可能都是虛構的,很可能真的是屈洛特自己胡謅的

但也真的很可能是美國外科故意利用一個孤獨,情緒不穩定的人,聳用他去放炸彈攻擊自己,好讓自己可以聲稱所有反對他們公司的人都是恐怖分子。

就是這種羅生門般的陰謀論才搞的恐怖主義如此麻煩

 

不管是真是假,至少可以得到一個觀念

 

恐怖主義絕對不是對抗強權的有效武器,不僅如此,恐怖主義甚至會是被集權主義利用來鞏固自己的利器

 

這絕對不是新觀念

至少政府或是在抗爭經驗的人們都應該知道,

然而,從以前到現在的抗爭卻還是有一大堆的暴力事件

當然很可能是民眾本身過於衝動

他們可能被不公不義的事情沖昏了頭

卻也可能是許多敵方陣營派過來的搗亂、煽動份子

 

無論是擅自破壞公物抹黑民眾對佔領學生的觀感

或是胡亂插話起鬨製造學生不願溝通的假新聞
 

 

火鳳燎原至少教會我們永遠不要把敵人當白痴,尤其是任何團體的領導人

抗爭團體的領導人絕對不會不知道學生發生暴力事件只會導致抗爭失敗

當然,其他的政府官員也知道

有沒有想過那些大人物們在整天鏡頭前說的那一連串空泛、充滿漏洞的蠢話,可能只是他完美的演出?
好讓我們轉移焦點、瞧不起對方、無謂的憤怒,然後
…..也做出蠢事?

 

曹操可以為了要打陶謙讓自己的老爸在徐州被殺

 

那美國又怎麼不可能慫恿蓋達組織攻擊世貿,好讓自己有出兵伊拉克的藉口?

政府又怎麼不可能慫恿立法院的人去佔領行政院,好讓他們有鎮壓或戒嚴的理由?

 

我搞不太清楚狀況,但我原本真的超擔心行政院那群人是被慫恿過去的

因為那種地方怎麼樣都不像是一個很好佔領的地方……

 

 

 

"當敵人打你左臉時,把右臉也給對方打"

甘地將之解釋成,人們需要的是一個去面對、承受不斷打擊的勇氣
來證明自己既不還手,也不退讓。
當人們這樣做的時候,
就能喚起敵人的本性,減少敵人的恨意並使敵人尊敬

 

但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要知道

當有人抓著你的拳頭去打他時,他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名正言順地扁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